似有若無……

像被莫名的围困,我拼命呼喊你的名字。这古老的院墙,宣告我是时间的罪人,除了一角天空,将一无所有……

有些东西,越新越好看;有些呢,越旧反而越有味。新与旧,很重要的一点,就是隔着时光的打磨。其实人也是一样的,这样的男女,总是让人靠近:经历时光打磨后的温润,又有属于自我的个性。

以前,从不喝茶。现在,端杯要有茶。我们以为是习惯的行为,便难以更改。其实,有些东西,并没有我们想象的那么顽固,不知不觉就变了……

时光就是一张暗淡的红漆,褪去了浓烈与热情,莫名的多出一些厚重。一旦与木材接合,顺着那纹理,仿佛能触摸到,许多不愿言说的秘密……

头戴蓑笠,冒着细雨,去河边钓虾。小时候,如此行来,多是贪嘴。如今若重来做过,大约是为着内心的一份情怀,说也说不清……

晨,听到屋檐上,有鸟雀跃,或为挣食,未为可知。友人常说,生存于大城市,早已不知何为倦鸟归林,除了钢筋水泥,车水马龙,整个人就像被上了弦一般,不由自主地朝前奔……

持续的高温,仍然在持续,且不知何时是个尽头!很奇怪,有些事我们明明知道,它终究会过去,却依然盼着!而有些则恰恰相反,明明知道,却始终不愿面对……

想写一封信,告诉你,炎热总会过去。才发现,忘了该如何去书写。仿佛太久远,如同遗落枯井中的花,淡淡的幽香,仅仅被一方日月吸收……

牛拉着石碾,已经转了整整一个下午了!这种单调乏味,这种循环往复,它没有哼哧一声,以示不乐。但它确实有点累了,主人示意工作结束后,便开始不停地喘息。真是一场美满的丰收,谷子颗颗饱满,盛满箩筐,交替着运往家中……

院子里有棵石榴树,说是前清某夫人所种。根基比一般石榴树,的确壮实一些!经历了许多风雨,也看过人间的灾难,愈发的沉默,静静的将光荫铺满院子,供人去感受,去阅读……

© 冇齋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