似有若無……

院子里有棵石榴树,说是前清某夫人所种。根基比一般石榴树,的确壮实一些!经历了许多风雨,也看过人间的灾难,愈发的沉默,静静的将光荫铺满院子,供人去感受,去阅读……

9号一场暴雨之后,迎来了暑热。清早出门,阳光晃得眼睛不安逸!

武汉这座城,生活了几年!出外,归来,又总要游离其中。不管是连续的,或是间断的,我都不能说,懂这座城市。但我确实谈不上喜欢,也不反感。也许,这座城,注定是命里的标记,任我远走,终归还是要在此落脚游离。

乡下的夏日,傍晚后的时光,是十分美好的!燥热慢慢消散,晚饭后人们都搬着竹凳躺椅,排聚在荷塘边,吃着西瓜,听着蛙鸣,摇着蒲扇,闻着荷香,天南地北的欢声笑语。再美好不过了……

那天下着小雨,四周的青山变得迷蒙。冒雨登上山,发觉山的气势,并不在高险。反而是那份厚重的沉静,让人心生敬慕。

记忆是一片斑驳的花海,一眼是分不出妖艳与清淡的。很多事情,我们做了,却以为依照性格来说,不可能会做。当我们游行于记忆的海洋,确实会发现一些,我们曾有过的疯狂……

下点小雨,天色不那么昏暗,街上行人略显稀疏。这时候,出去随意走走,是好极了!看见一朵花开幽静,经过细雨美化,真是好看不过了……

突然想起外婆家的阁楼。小时候,爱爬着木梯,缩在阁楼里,瞅着下面客厅里来往的人。他们做什么说什么,我都一目了然,而他们却至始至终不晓得,我一直蹲在那儿窥视着……

我常以为,踮起脚尖,攀着窗户,就能嗅到一阵栀子花香。不知何故,在我潜意识里,这样的老建筑,在院角必定有一棵栀子花树,才算理所当然……

漫长的求学路上,语文一直是我较好的科目,虽然不乏波动,却都在可控范围内。
刚上一年级,父母便外出经商,将我放在外婆家,并拜一位语文老师为干爹,算是托付管教的意思。或许,这也是我语文较好的一个原因吧!
那时候,课外书籍实在少见。暑假,无非买两本作文书读读。我一直纳闷,为何周围就难见课外书籍呢?现在想想,一来农村确实缺乏书籍,二来人们多半认为学生应该以学习为重。因此,阅读杂书是不被允许的。庆幸的是,大部分孩子连作文书也没得读的时候,我还能以它聊以自慰!
上初中,我才真正意义上接触到书籍,它是《钢铁是怎样炼成的》。因为有了第一的加冕,记忆十分深刻。其实,那时候大约也不甚懂,只是觉得新奇好看,并记住了主人翁...

© 冇齋 | Powered by LOFTER